“执政时间最长”纪录之外,安倍还需“硬核”政绩

,,▲安倍 图片来自新京报网,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24日报道,日本宰衡安倍晋三的延续在任天数于8月24日跨越他的外叔公、前宰衡佐藤荣作,成为延续在任时间最长的宰衡。若是算上第一次宰衡任期,那么安倍已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时间最长的宰衡。

由于明年9月,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将竣事,所以在任期还剩一年时间里,若何留下加倍硬核的政绩,而不只是“执政时间最长”的纪录,成为了安倍现在最大的磨练。

不可否认的是,作为近年来日本政坛罕有的历久执政宰衡,安倍晋三简直做了很多事,在一些方面也做得不错。

在经济方面,自2012年底再次担任宰衡以来,安倍通过“安倍经济学”乐成刺激日本经济生长,动员日本就业市场,使得日本民众受益。也正是由于在经济方面的功效,使得安倍能够在已往七年多时间里,延续6次率领执政党赢得国会参众两院选举,不停夯实执政基础。

在外交方面,安倍坚持以日美同盟关系为外交基轴,同时与中国、俄罗斯等开展自主外交,还以轮值主席国身份举行G7峰会和日本首次G20峰会等。此外,2016年5月,安倍还陪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接见广岛,并于同年12月接见珍珠港等。这不仅刷新日本国际影响力,也提升了日本民众的民族自豪感。因此,经济政策和外交成就是支持安倍历久执政的要害。

但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日本经济大幅下滑,稍早前日本内阁府宣布二季度GDP为-27.8%,为1955年战后至今最低值。日本失业率、企业经营等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打击。由于日本政府尚未完全开放出入境限制,使得消费能力较高的外国游客暂时无法入境日本,间接抑制日本海内的消费。

这也导致“安倍经济学”在已往七年多时间里所缔造的功效险些被一次疫情抹平。在外交方面,安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确实营造了优越的私人关系,但这样的私人关系并不像安倍与特朗普那样,能够推动日俄关系生长,究竟日俄领土争端问题依然处于原地踏步,而安倍所致力任内解决的“朝鲜绑架人质”问题也依然没有任何希望。

只管现在对安倍举行历史评价还为时尚早,究竟另有一年任期,但若何留下能够改变日本未来生长的功效,显然是安倍最大的挑战。特别是,战后日本政界另有“一内阁一功效”的传统。好比,池田勇人政权的国民收入倍增设计、佐藤荣作政权的冲绳回归、田中角荣政权的中日邦交正常化等。

安倍从2012年底至今一直担任日本宰衡,值得尊敬,但至今未能留下影响日本深远生长的功效,也简直是个遗憾。好比,日本的少子老龄化问题、劳动力欠缺问题、通缩问题等等,实际上,这些都是掣肘日本未来生长的要害问题。获得历久执政的安倍原本可以从长计议,着手解决一些历久性、深层次的问题,就眼下看,若何拿出亮眼的解决路径,依旧是摆在他眼前的难题。

固然,社会看法的转变不可能一蹴而就,日本政府在已往几年也制订了若干政策,追求解决社会难题。然而,部门日本年轻人“不愿娶亲”“不愿生子”的看法已然定型,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彻底改变。至于日本的通缩问题,一方面是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使得日本人在消费方面变得郑重,另一方面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日本通俗民众的生涯肩负,由此也进一步让日本社会陷入通缩的逆境。

安倍从2012年底至今一直担任日本宰衡,值得尊敬,但若是他只留下了“日本任期最长宰衡”之名,对他自己来说或许也难免遗憾。在盛名之下,安倍晋三未来一年怎样更有建树,让任职时间和任职质量加倍匹配,显然也关乎其政治声誉与从政生涯口碑。

 □ 陈洋(青年日本问题学者、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)

,
,
,编辑:孟然  校对:卢茜,
,“安倍经济学”确有其价值,但对延续执政近8年的安倍来说,更应该行使充实的时间和空间,去解决一些困扰日本已久的历久性、深层次的问题。

文章已创建 2700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